杂志精选》击掌手:渲染情绪的幕后功臣

时间:2个月前   阅读:29   评论:1
游柏彦。(摄影/Terry Lin)

拍手人人都会,但佛朗明哥专有的「击掌手」是如何掌握节奏将它变成一种艺术?本职是吉他手的游柏彦,在钟玉凤《摆度之外》担任佛朗明哥吉他与击掌手,他说,击掌的学习没有特别的学术系统,得从学舞、学歌或学演奏领略。

伴着音乐的节奏击掌,是人们最自然也最方便参与的动作了。自古到今,在全世界各种音乐类型中,都能够找到击掌相关的文献。但能将击掌发挥得酣畅淋漓,鼓舞著演出者,也让欣赏者开怀尽兴的,就属佛朗明哥了。无论是舞蹈、歌唱或演奏,当音乐响起,情绪张力就织在节奏里,其中拍著双手渲染情绪的重要角色,就是所谓的「击掌手」了。

「击掌,是佛朗明哥表演者的必修课!」游柏彦开宗明义地解释:「不论吉他手、舞者、歌手都必须知道如何击掌、懂得为彼此伴奏。也因此击掌手很少单独存在,必须要配合另一种表演,例如歌唱、舞蹈或吉他等。懂得佛朗明哥的节奏,就懂得如何击掌。」击掌在佛朗明哥演出中是必然的元素,然而,却不一定由固定的人击掌,在表演者还没上场之前、或者自己表演间歇时,都可以替别人击掌。因此,任何人都能够担任击掌手的角色,或者听着别人击掌的声音在台上挥洒。但如果以为击掌手只是打拍子那么单纯,那就大错特错了!光是打出漂亮的音色、音量,并与合作者彼此聆听、制造完美协调的声响就非常不容易了,更何况还得在其中即兴发挥。

击掌手通常两人1组,1位打正拍、1位打反拍。但实际上在演出时,节奏可以在一定的基础范围中即兴发挥。技术上,可分成闷音与亮音两种。闷音是双手掌心对掌心打,用在气氛较沉重的时候;亮音则是一手四指并拢拍打另一手的手心,在演出激烈热闹时使用。游柏彦笑着说:「闷音或亮音的使用要会判断,也必须跟别人配合,一听到伙伴有变化就要马上转换,所以击掌时耳朵很重要,最害怕遇到伙伴自己做自己,没办法跟别人协调。」

不过,虽说协调,内行人也能够听得出来精采之处。游柏彦说,长笛大师Jorge Pardo曾经说过:「想要吹出佛朗明哥的感觉,就是把所有的音移到反拍去!它的节奏很像打扑克牌游戏,就是我出了1张牌,你就出1张压过我,我再出1张压过你,最后总会有1个出最大的1张压过全部,那就是我们全部回到正拍的时候了!」

佛朗明哥具特色的地方在于节奏,专有名词为Compás,中文翻译为「循环节奏」,顾名思义就是可以一直循环的节奏模式。不同于西方古典音乐的拍子,Compás会根据不同的佛朗明哥曲式有不同的计算,因此,游柏彦认为:「简单说,击掌,就是在做Compás。」演出中,击掌手为了让自己在反拍、切分音等节奏稳定,除了双手击掌外,也会加上弹舌音、踩脚重音等来辅助,所以不仅双手,身体律动也不可忽略。他说:「不用真的跳舞,但肢体语言会告诉别人你的拍子在哪里。」

事实上,担任击掌手在手脚并用之余,不时也会为了炒热气氛、增加节奏丰富度,而随着节奏叫喊出一些无意义的声音如olé, toma, asa……等,甚至呼喊表演者的名字,激发出更强烈的潜能。虽然击掌手在传统场域并不常成为全场焦点,但是,他们却是与表演者在舞台上抛接的幕后功臣,节奏打得愈好,台上的演出就愈精采。

游柏彦

佛朗明哥吉他手,多次到西班牙赫雷斯以及格拉纳达、隆达进修。现担任「小野狂花乐舞合作社」音乐家,2017年与佛朗明哥传奇长笛大师 Jorge Pardo 于台中国家歌剧院同台演出,活跃于台湾各大音乐节与艺术节。2021年与新加坡 Flamenco Sin Frontera 合作,制作剧场作品《Flamencasian》。

本文作者:李秋玫

(本文摘自《PAR表演艺术3月号第345期》)

《PAR表演艺术3月号第345期》 开卷书摘》共同创作就像是一起看云 看久了就会出现顺眼的形状 开卷书摘》谢杰桦:肉身经验是人类最珍贵的资产 开卷书摘》在内容串流时代,建构剧场新体感

上一篇:德约先被豁免后被取消签证 澳网前景成疑

下一篇:LME暂停交易、上期所调整平仓手续费 镍价暴涨背后原因几何

网友评论